乐安公主(明光宗朱常洛与李康妃之女朱徽娖)

编辑:敲门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5 21:59:19
编辑 锁定
乐安公主(1611年-1643年)[1]  ,本名朱徽媞明朝公主明光宗朱常洛第八个女儿。李康妃所生,有同母兄弟朱由模。
中文名
朱徽媞
别    名
朱徽媞乐安公主
国    籍
明朝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日期
1611年
逝世日期
1643年
职    业
明朝公主
父    亲
明光宗朱常洛
母    亲
李康妃
同母兄弟
朱由模
夫    君
巩永固

乐安公主简介

编辑
乐安公主(1611年-1643年),本名朱徽媞[2]  ,明朝公主,明光宗朱常洛第八个女儿。李选侍所生,俗称西李。
乐安公主在幼年时,因移宫案受牵连,生母李选侍怀抱着乐安公主,一起被强迫迁移到别宫,从此与生母李选侍相依为命,至魏忠贤掌权时其母亲才得尊封。公主后下嫁于巩永固。巩永固为宛平人,有才能。
崇祯十六年,崇祯帝召当时公侯伯觐见,说根据祖制,功臣驸马等要入太学习读军事。当时朱纯臣徐允祯都以子幼拒绝,唯独巩永固上书请学。他还曾经上书救总督赵光抃,又请恢复建文帝庙。当时李自成起义攻破数城,大臣李邦华请太子南迁,广受异议。后事情紧急,崇祯帝密诏巩永固和刘文炳护行太子,巩永固叩首说“亲臣是不许藏兵器的,我等很难用空手与敌寇作战”,臣子相对而泣。
北京沦陷,公主刚刚去世,尚未入葬。巩永固把子女五人系灵柩旁,说,“你们都是皇帝的外甥,不能落于敌手”。此后焚烧全家,举剑自刎身亡

乐安公主家庭成员

编辑

乐安公主父亲

明光宗朱常洛

乐安公主生母

乐安公主同母兄弟

怀惠王朱由模

乐安公主姐妹

乐安公主夫君

乐安公主典故

编辑
崇祯皇帝眼看大明江山快要完了,满朝文武,宗室外戚,或软弱无能,或各怀心思,竟没有一个可用的人手,便在德政殿召集他们说:“按照祖制,勋臣的儿子,还有驸马等人都必须到最高学府国子监进修,既学习诗词文章,也要看兵书,练骑射。各位家里有适龄的子弟吗?”
那些公爵、侯爵、伯爵都低了头默不作声——这个时候送子弟去接受紧急军事培训,还不是用来参加预备役的,很有可能立刻领兵作战,上城头献身去。
皇帝问了好几遍,没人回应,只好点名了:“成国公,定国公,你家的子弟是不是该送来进修?”
这两位王公嗫嚅着推辞说:“我们的儿子还小呢!”
驸马们也全都以身体不好、资质驽钝等理由推辞,只有驸马巩永固愿意到国子监接受紧急培训。
巩永固是崇祯皇帝的妹夫,乐安公主的驸马。他与公主结婚十几年,对公主既爱又敬。而敬是主要的,这源于他对大明的无比忠诚。
巩永固是河北宛平人,身上流淌的是燕赵侠义人士舍身奉主的热血。他其实更像文人,爱读书,好收藏字画,结交的也都是有豪爽气的文人。不过,巩永固身材英挺,懂一些国政军事,也擅长骑射。崇祯皇帝出行或骑马打猎时,总是让他在近旁跟随。
国家危亡的前夕,乐安公主病逝。皇帝对驸马巩永固说:“按照规定,公主去世后,金册、冠帽,衣服、器物,凡是带有龙凤图案的,全都要上交给皇家。”
巩永固哽咽着说:“既然是规定,微臣遵命。”
他回家之后,就检点公主的全部遗物。找出了金册(当年下嫁时的册封,相当于皇家颁发的结婚证书)、饰有珠翠的凤冠,织有云霞和凤纹的霞帔,又收检整理了公主的坐榻盆碗等生活器物,因上面都雕饰凤纹。还有公主的用车,四角上有金铜的飞凤,饰有特别花纹和流苏的车盖,红油绢的轿衣,都是皇家的专有标志。另有一些皇帝赏赐的丝帛绸缎,上面有龙凤图案。
——凡是有公主符号的东西,全都清理出来,交还给皇家。
对于巩永固来说,公主的去世,不仅带走了他和公主的共同生活,而且带走了他和公主共同生活的全部证明。
交还遗物的时候,巩永固流下眼泪,很难过。他说:
“取消遗念制度(就是驸马供奉公主的衣冠器物,以做怀念),祖制没有,是近些年的新规定。我曾经随公主拜谒福清等长公主的祠堂,那里都供奉有公主的金册衣冠,好让活着的人有寄托哀思的地方……”
皇帝一听,很伤心和同情,就准许巩永固拿回公主的结婚证书和结婚礼服,回家供奉。
眼看京城不保,巩永固对皇帝提出一个完全可行的建议:“不如赶紧迁都到南京,凭我的力量,招募几万人应该没有问题。大明从前的都城在南京,南方人对大明一直很有感情,很忠诚,可以从长计议,再图复兴!”
崇祯皇帝不知怎么想的,左顾右盼,举棋不定,没有听从迁都的建议。
等到京城被围将被攻破的前夜,皇帝召来巩永固说:“你现在能不能招募人手?我想迁都到南京去!”
巩永固说:“当初我还有把握,可以现在……人心离散,只图自保,我没有办法,一个人都招募不到啊!”
皇帝又说:“那么,你能不能带上家丁护送太子到南方去?”
巩永固说:“家丁怎么能抵挡强贼呢!再说,我一向恪守本分,从来不蓄养家丁。不要说家丁,就连我自己,一向跟在皇帝身边,为了避嫌,手里连半个武器都没有!”
君臣二人一时无言,只有相对垂泪。
巩永固猛然起身,冲出宫门,到崇文门去守内城了。
眼看内城也将不保,巩永固退身赶往家中,路上看到一个农民军,牵着一匹马,好像在等什么人。巩永固杀了他,夺了马,狂奔回家——公主还留下几个孩子。
家中的奴仆全都逃走,只有一个老奴安静地坐在院子里。
巩永固说:“你怎么不走?”
老奴说:“我在等着服侍您,给您收尸!”
在满城冷兵器的撞击声中,在漫天大火中,巩永固在公主的棺木前摆下三杯酒,朝着北方端起酒杯说:“第一杯酒,还酹皇帝;第二杯酒,还酹公主;第三杯酒,给我自己。”
公主留下五个子女,大的才十二三岁。巩永固把他们叫出来,用黄绳将子女全部缚在棺木上,说:“你们是公主的孩子,皇帝的外甥,不能受辱!”
巩永固把全部的酒都倒在棺木上,又拿出仅存的公主遗物,以及全部字画文章,全家跟公主的尸身一起点火自焚。巩永固死时才三十一岁。
当时,很多官员都是先杀了妻子儿女,再自杀,全家共同赴死。
崇祯皇帝也亲手砍杀自己的妃子和公主,然后到后山上吊自杀。
不过,殉节,是自己的选择。杀死儿女,无论如何是残忍不应该的。在国难中,应当好好活下去的,首先是孩子。 〖相关史料〗  《明史 列传第九 公主》  及事急,帝密召永固及新乐侯刘文炳护行。叩头言:“亲臣不藏甲,臣等难以空手搏贼。”皆相向涕泣。十九日,都城陷。时公主已薨,未葬,永固以黄绳缚子女五人系柩旁,曰:“此帝甥也,不可污贼手。”举剑自刎,阖室自焚死。

乐安公主相关史料

编辑

乐安公主《明史列传卷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九》

乐安公主,下嫁巩永固。永固,字洪图,宛平人,好读书,负才气。崇祯十六年二月,帝召公、侯、伯于德政殿,言:“祖制,勋臣驸马入监读书,习武经弓马。诸臣各有子弟否?”成国公朱纯臣、定国公徐允祯等皆以幼对。而永固独上疏,请肄业太学。帝褒答之。总督赵光抃以边事系狱,特疏申救。又请复建文皇帝庙谥。事虽未行,时论韪焉。甲申春,贼破宣、大,李邦华请太子南迁,为异议所格。及事急,帝密召永固及新乐侯刘文炳护行。叩头言:“亲臣不藏甲,臣等难以空手搏贼。”皆相向涕泣。十九日,都城陷。时公主已薨,未葬,永固以黄绳缚子女五人系柩旁,曰:“此帝甥也,不可污贼手。”举剑自刎,阖室自焚死。[3] 

乐安公主相关诗词

《明乐安公主玉印图》[4] 
(清)袁绶
乐安公主光宗女,身出天潢贵无比。剌书下降选才人,都尉翩翩似萧史。
箫合秦楼琴瑟欢,金莲烟下任人看。天钱撒帐春如海,玉女乘鸾佳遇难。
金枝生小耽文翰,异书赐出凭珍玩。锦轴牙签万卷横,簪花格妙词章绚。
小印玲珑玉色融,云雷纹细篆来工。画眉窗下摊书坐,素手亲钤一颗红。
百年佳偶人争羡,双修福慧神仙眷。不识人间儿女愁,那知世上沧桑变。
罡风忽起委琼花,一夕瑶清返钿车。彩云易向秋空散,都尉神伤鬓欲华。
繐帏虚掩人何处,长簟空床愁日暮。想像音容入梦难,禅心已逐空花悟。
一朝流寇犯神京,九庙烟尘帝主惊。鼎湖龙去乾坤破,独木难支大厦倾。
精忠都尉肝肠裂,娲皇难补金瓯缺。儿女亲看缚柱焚,冠裳书画从灰灭。
揭天鼙鼓震京师,国破家亡恨莫支。身留一剑酬君德,名播千秋答主知。
九原相见应含笑,报国捐躯臣节耀。不愧天姻有几人,成佛生天还逆料。
此印流传二百年,闺房雅尚想从前。可怜玉石无物,情不管兴亡色皎然。
乐安公主光宗女,身出天潢贵无比。剌书下降选才人,都尉翩翩似萧史。
箫合秦楼琴瑟欢,金莲烟下任人看。天钱撒帐春如海,玉女乘鸾佳遇难。
金枝生小耽文翰,异书赐出凭珍玩。锦轴牙签万卷横,簪花格妙词章绚。
小印玲珑玉色融,云雷纹细篆来工。画眉窗下摊书坐,素手亲钤一颗红。
百年佳偶人争羡,双修福慧神仙眷。不识人间儿女愁,那知世上沧桑变。
罡风忽起委琼花,一夕瑶清返钿车。彩云易向秋空散,都尉神伤鬓欲华。
繐帏虚掩人何处,长簟空床愁日暮。想像音容入梦难,禅心已逐空花悟。
一朝流寇犯神京,九庙烟尘帝主惊。鼎湖龙去乾坤破,独木难支大厦倾。
精忠都尉肝肠裂,娲皇难补金瓯缺。儿女亲看缚柱焚,冠裳书画从灰灭。
揭天鼙鼓震京师,国破家亡恨莫支。身留一剑酬君德,名播千秋答主知。
九原相见应含笑,报国捐躯臣节耀。不愧天姻有几人,成佛生天还逆料。
此印流传二百年,闺房雅尚想从前。可怜玉石无物,情不管兴亡色皎然。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《三朝要典》中载天启四年(公元1624年)四月,大理寺少卿范济世的奏疏中有“皇八公主渐次长成矣,异日婚配。”可知朱徽媞这时已初长成少女,但以其异母六姊朱徽婧的年龄计算,朱徽媞出生不会早于1611年。
  • 2.    《国榷》卷首之一 元潢
  • 3.    明史列传卷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九  .国学导航.2010-10-11[引用日期2014-01-22]
  • 4.    袁绶诗选-明乐安公主玉印图  .诗文类宛.2000-01-1[引用日期2013-07-1]
词条标签:
古代史 历史 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