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体诗三十首

编辑:敲门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9 11:25:13
编辑 锁定
《杂体诗三十首》是南朝文学家江淹组诗作品,是所有诗评家诗选家公认的江淹代表作。这是一组摹拟之作,被树为拟古诗的典范。这三十首摹拟诗跟原作都很相似,迷惑了不少的名人大家。江淹在模拟的同时从“意象”“句法”“诗歌体式”“声律”等角度对原有诗作进行多方面的因革和创新,从而实现了诗体由“复”而“变”。
中文名
杂体诗三十首
朝    代
南朝
作    者
江淹
属    性
江淹代表作

杂体诗三十首作品原文

编辑
杂体诗三十首(并序)
小序
夫楚谣汉风。既非一骨。魏制晋造。固亦二体。譬犹蓝朱成彩。杂错之变无穷。宫角为音。靡曼之态不极。故蛾眉讵同貌。而俱动于魄。芳草宁共气。而皆悦于魂。不期然欤。至于世之诸贤。各滞所迷。莫不论甘而忌辛。好丹而非素。岂所谓通方广恕。好远兼爱者哉。乃及公干、仲宣之论。家有曲直。安仁、士衡之评。人立矫抗。况复殊于此者乎。又贵远贱近。人之常情。重耳轻目。俗之恒蔽。是以邯郸托曲于李奇。士季假论于嗣宗。此其效也。然五言之兴。谅非敻古。但关西邺下。既已罕同。河外江南。颇为异法。故玄黄经纬之辨。金碧浮沉之殊。仆以为亦各具美兼善而已。今作三十首诗。斅其文体。虽不足品藻渊流。庶亦无乖商搉云尔。
古离别
远与君别者。乃至雁门关。黄云蔽千里。游子何时还。送君如昨日。檐前露已团。不惜蕙草晚。所悲道里寒。君在天一涯。妾身长别离。愿一见颜色。不及其琼树枝。菟丝及水萍。所寄终不移。
李都尉陵从军
樽酒送征人。踟蹰在亲神女。日暮浮云滋。握手泪如霰。悠悠清水川。嘉鲂得所荐。而我在万里。结友不相见。袖中有短书。愿寄双飞燕。
班婕妤咏扇
纨扇如团月。出自机中素。画作秦王女。乘鸾向烟雾。彩色世所重。虽新不代故。窃愁凉风至。吹我玉阶树。君子恩未毕。零落在中路。
魏文帝曹丕游宴
置酒坐飞阁。逍遥临华池。神飚自远至。左右芙蓉披。绿竹夹清水。秋兰被组崖。月出照园中。冠佩相追随。客从南楚来。为我吹参差。渊鱼犹伏浦。听者未云罢。高文一何绮。小儒安足为。肃肃广殿阴。雀声愁北林。众宾还城邑。何用慰我心。
陈思王曹植赠友
君王礼英贤。不悋千金璧。双阙指驰道。朱宫罗第宅。从容冰井台。清池映华薄。凉风荡芳气。碧树先秋落。朝与佳人期。日夕望青阁。褰裳摘明珠。徙倚拾蕙若。眷我二三子。辞义丽金雘。延陵轻宝剑。季布重然诺。处富不忘贫。有道在葵藿。
刘文学桢感怀
苍苍山中桂。团团霜露色。霜露一何紧。桂枝生自直。橘柚在南国。因君为羽翼。谬蒙圣主私。托身文墨职。丹彩既已过。敢不自雕饰。华月照芳池。列坐金殿侧。微臣固受赐。鸿恩良未测。
王侍中粲怀德
伊昔值世乱。秣马辞帝京。既伤蔓草别。方知枤杜情。崤函荡丘墟。冀阙缅纵横。倚棹泛泾渭。日暮山河清。蟋蟀依素野。严风吹枯茎。鹳鹢在幽草。客子泪子零。去乡三十载。幸遭天下平。贤主降嘉赏。金貂服玄缨。侍宴出河曲。飞盖游邺城。朝露竟几何。忽如水上萍。君子笃恩义。柯叶终不倾。福履既所绥。千载垂令名。
嵇中散康言志
曰余不师训。潜志去世尘。远想出宏域。高步超常伦。灵凤振羽仪。戢景西海滨。朝食琅玕实。夕饮玉池津。处顺故无累。养德乃入神。旷哉宇宙惠。云罗更四陈。哲人贵识义。大雅明庇身。庄生悟无为。孙登庶知人。写怀良未远。感赠以书绅。
阮步兵籍咏怀
青鸟海上游。鷽斯蒿下飞。浮沉不相宜。羽翼各有归。飘飘可终年。沆瀁安是非。朝云乘变化。光耀世所希。精卫衔木石。谁能测幽微。
张司空华离情
秋月映帘栊。悬光入丹墀。佳人抚鸣琴。清夜守空帷。兰径少行迹。玉台生网丝。庭树发红彩。闺草含碧滋。延伫整绫绮。万里赠所思。愿垂湛露惠。信我皎日期。
潘黄门岳述哀
青春速天机。素秋驰白日。美人归重泉。凄怆无终毕。殡宫已肃清。松柏转萧瑟。俯仰未能弭。寻念非但一。抚衿悼寂寞。恍然若有失。明月入绮窗。髣髴想蕙质。销忧非萱草。永怀寄梦寐。梦寐复冥冥。何由觌尔形。我惭北海术。尔无帝女灵。驾言出远山。徘徊泣松铭。雨绝无还云。华落岂留英。日月方代序。寝兴何时平。
陆平原机羇宦
储后降嘉命。恩纪被微身。明发眷桑梓。永叹怀密亲。流念辞南澨。衔怨别西津。驱马遵淮泗。旦夕见梁陈。服义追上列。矫迹厕宫臣。朱黻咸髦士。长缨皆俊民。契阔承华内。绸缪逾岁年。日暮聊总驾。逍遥观洛川。殂殁多拱木。宿草凌寒烟。游子易感慨。踯躅还自怜。愿言寄三鸟。离思非徒然。
左记室思咏史
韩公沦卖药。梅生隐市门。百年信荏苒。何为苦心魂。当学卫霍将。建功在河源。珪组贤君眄。青紫明主恩。终军才始达。贾谊位方尊。金张服貂冕。许史乘华轩。王侯贵片议。公卿重一言。太平多欢娱。飞盖东都门。顾念张仲蔚。蓬蒿满中园。
张黄门协苦雨
丹霞蔽阳景。绿泉涌阴渚。水鹳巢层甍。山云润柱础。有弇兴春节。愁霖贯秋序。燮燮凉叶夺。戾戾飔风举。高谈翫四时。索居慕俦侣。青苕日夜黄。芳蕤成宿楚。岁暮百虑交。无以慰延伫。
刘太尉琨伤乱
皇晋遘阳九。天下横氛雾。秦赵值薄蚀。幽幷逢虎据。伊余荷宠灵。感激狥驰骛。虽无六奇术。冀与张韩遇。宁戚扣角歌。桓公遭乃举。荀息冒崄难。实以忠贞故。空令日月逝。愧无古今度。饮马出城濠。北望沙漠路。千里何萧条。白日隐寒树。投袂既愤懑。抚枕怀百虑。功名惜未立。玄发已改素。时哉茍有会。治乱惟冥数。
卢郎中谌感交
大厦须异材。廊庙非庸器。英俊着世功。多士济斯位。眷顾成绸缪。乃与时髦匹。姻媾久不亏。契阔岂但一。逢厄既已同。处危非所恤。常慕先达槩。观古论得失。马服为赵将。疆场得清谧。信陵佩魏印。秦兵不敢出。慨无握中策。徒惭素丝质。羇旅去旧京。感遇逾琴瑟。自顾非杞梓。勉力在无逸。更以畏友册。滥吹乖名实。
郭弘农璞游仙
崦山多灵草。海滨饶奇石。偃蹇寻青云。隐沦驻精魄。道人读丹经。方士炼玉液。朱霞入窗牖。曜灵照空隙。傲睨摘木芝。陵波采水碧。眇然万里游。矫掌望烟客。永得安期术。岂愁蒙汜迫。
孙廷尉绰杂述
太素既已分。吹万着形兆。寂动茍有源。因谓殇子夭。道丧涉千载。津梁谁能了。思乘扶接受翰。卓然凌风矫。静观尺棰义。理足未尝少。冏冏秋月明。凭轩咏尧老。浪迹无蚩妍。然后君子道。领略归一致。南山有绮皓。交臂久变化。传火乃薪草。亹亹玄思清。胸中去机巧。物我俱忘怀。可以狎鸥鸟。
许征君询自叙
张子闇内机。单生蔽外象。一时排冥筌。冷然空中赏。遣此弱丧情。资神任独往。采药白云隈。聊以肆所养。丹葩曜芳蕤。绿竹阴闲敞。苕苕寄意胜。不觉凌虚上。曲棂激鲜飚。石室有幽响。去矣从所欲。得失非外奖。至哉操斤客。重明固已朗。五难既洒落。超迹绝尘网。
殷东阳仲文兴瞩
晨游任所萃。悠悠蕴真趣。云天亦辽亮。时与赏心遇。青松挺秀萼。惠色出乔树。极眺清波深。缅映石壁素。莹情无余滓。拂衣释尘务。求仁既自我。玄风岂外慕。直置忘所宰。萧散得遗虑。
谢仆射混游览
信矣劳物化。忧襟未能整。薄言遵郊衢。总辔出台省。凄凄节序高。寥寥心悟永。时菊耀岩阿。云霞冠秋岭。眷然惜良辰。徘徊践落景。卷舒虽万绪。动复归有静。曾是迫桑榆。岁暮从所秉。舟壑不可攀。忘怀寄匠郢。
陶征君潜田居
种苗在东皋。苗生满阡陌。虽有荷鉏倦。浊酒聊自适。日暮巾柴车。路闇光已夕归人望烟火。稚子候檐隙。问君亦何为。百年会有役。但愿桑麻成。蚕月得纺绩。素心正如此。开径望王益。
谢临川灵运游山
江海经邅回。山峤备盈缺。灵境信淹留。赏心非徒设。平明登云峰。杳与庐霍绝。碧障长周流。金潭恒澄彻。洞林带晨霞。石壁映初晰。乳窦既滴沥。丹井复寥深。嵓{山/咢}转奇秀。崟岑还相蔽。赤玉隐瑶溪。云锦被沙汭。夜闻猩猩啼。朝见鼯鼯鼠逝。南中气候暖。朱华凌白雪。幸游建德乡观奇经禹穴。身名竟谁辨。国史终磨灭。且泛桂水潮。映月游海澨。摄生贵处顺。将为智者说。
颜特进延之侍宴
太微凝帝宇。瑶光正神县。揆日粲书史。相都丽闻见。列汉构仙宫。开天制宝殿。桂栋留夏飚。兰橑停冬霰。青林结冥蒙。丹巘被葱蒨。山云备卿霭。池卉具灵变。重阳集清氛。下辇降玄宴。骛望分寰队。矖旷尽都甸。气生川岳阴。烟灭淮海见。中坐溢朱组。步櫩簉琼弁。礼登伫睿情。乐阕延皇眄。测恩跻逾逸。{氵公}牒懵浮贱。承荣重兼金。巡华过盈瑱。敢饰舆人咏。方惭渌水荐。
谢法曹惠连赠别
昨发赤亭渚。今宿浦阳汭。方作云峯异。岂伊千里别。芳尘未歇席。零泪犹在袂。停舻望极浦。弭棹阻风雪。风雪既经时。夜永起怀旧上述。汛滥畏沃若。人事亦销铄。子衿怨勿往。谷风诮轻薄。共秉延州信。无惭仲路诺。灵芝望三秀。孤筠情所托。所托已殷勤。祗足搅怀人。今行嶀嵊外。行销上述至海滨。觌子杳未僝。欵睇在何辰。杂佩虽可赠。疏华谓无陈。无陈心悁劳。旅人岂游遨。幸及风雪霁。青春满江皋。解缆候前侣。还望方郁陶。烟景若离远。未响寄琼瑶。
王征君微养疾
窈蔼潇湘空。翠涧澹无滋。寂历百草晦。歘吸鹍鸡悲。清阴往来远。月华散前墀。炼药瞩虚幌。汛瑟卧遥帷。水碧验未黩。金膏灵讵缁。北渚有帝子。荡瀁不可期。怅然山中暮。怀痾属此诗。
袁太尉淑从驾
宫庙礼哀敬。枌邑道严玄。恭洁由明祀肃驾在祈年。诏徒登季月。戒凤藻行川。云斾象汉徙。宸网拟星悬。朱棹丽寒渚。金鑁映秋山。羽卫蔼流景。彩吹震沉渊。辨诗测京国。履籍鉴都鄽。氓谣响玉律。邑颂被丹弦。文轸薄桂海。声教烛冰天。和惠颁上笏。恩渥浃下筵。幸侍观洛后。岂慕巡河前。服义方无沬。展歌殊未宣。
谢光禄庄郊游
肃舲出郊际。徙乐逗江阴。翠山方蔼蔼。青浦正沉沉。凉叶照沙屿。秋荣冒水浔。风散松架险。云郁石道深。静默镜绵野。四睇乱层岑。气清知雁引。露华识猨首。云装信解黻。烟驾可辞金。始觌紫芳心。行光自容裔。无使弱思侵。
鲍参军昭戎行
豪士枉尺璧。宵人重恩光。狥义非为利。执羁轻去乡。孟冬郊祀月。杀气起严霜。戎马粟不暖。军士冰为浆。晨上城皋坂。碛砾皆羊肠。寒阴笼白日。大谷晦苍苍。息徒税征驾。倚剑临八荒。鹪鹏不能飞。玄武伏川梁。铩翮由时至。感物聊自伤。竖儒守一经。未足识行藏。
休上人怨别
西北秋风至。楚客心悠哉。日暮碧云合。佳人殊未来。露彩方泛艳。月华始徘徊。宝书为君掩。瑶棽讵能开。相思巫山渚。怅望阳云台。膏炉绝沉燎。绮席生浮埃。桂水日千里。因心平生怀。[1] 

杂体诗三十首作品鉴赏

编辑

杂体诗三十首文学赏析

据江淹《杂体诗序》可以知道江淹创作《杂体诗三十首》是针对当时理论界存在的“各滞所迷”、“贵远贱近”、“重耳轻目”倾向而发的。江淹正是通过创作拟古诗这种独特的方式来表达他对五言诗的观点。“拟古”是文人进行创作的一种途径。江淹在《杂体诗序》中说到:“今作三十首诗。教其文体。虽不足品藻渊流。庶亦无乖商摧云尔。”摹拟不仅是一种学习借鉴也是一种和前人交流的方式。江淹《杂体诗三十首》分别模拟了30种其前的优秀诗作,除第一首《古离别》模拟无名氏古诗外,其余29首按时代排列并标明所拟作者。江淹《杂体诗三十首》专门选取优秀的五言诗进行模仿,这既是对五言诗发展的一种肯定,同时又是一种探索。这个探索过程充分展现了江淹选择和批评的眼光。逯钦立的《先秦汉魏南北朝诗》中从汉代李陵到齐代汤惠休共收录340多位诗人,江淹从中选取29位诗人。对后人品评五言诗起到了很深远的影响。在萧统的《文选》中收录了这29位诗人中26位人的作品。刘勰的《文心雕龙》和钟嵘的《诗品》也受到影响。
从江淹的《杂体诗三十首》可清晰地看到五言古诗的发展流变:从刘桢到左思、刘琨,从嵇康到玄言诗,从张协到谢灵运,以及玄言诗到山水诗。正因为这样,尽管江淹本人并未们明确说他的总结五言古诗发展史,事实上已经构架了一部五言古诗的史纲。
  在《杂体诗三十首》中江淹选取自汉代古诗到刘宋末的汤惠休共三十家的诗体,对每一家各仿作一首,以下结合《杂体三十首》中拟作与被拟诗人的作品,选几例加以对照:
  第一首《古离别》“远与君别者。乃至雁门关。黄云蔽千里。游子何时还。送君如昨日。檐前露已团。不惜蕙草晚。所悲道里寒。君在天一涯。妾身长别离。愿一见颜色。不及其琼树枝。菟丝及水萍。所寄终不移。”前两句暗用《古诗》“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顾返”的语意。“送君如昨日。檐前露已团。”这其中有一种对时间匆匆流逝的感触。“君在天一涯。妾身长别离”这里又化用了《古诗》“各在天一涯”的句子。“菟丝及水萍。所寄终不移。”“菟丝”下省略了“女萝”《古诗》有“与君为新婚,菟丝附女萝”是比夫妇的相依存,“水”与“萍”的比喻亦是此意。钟嵘在《诗品》中评论江淹“善于摹拟”。《杂体诗三十首》是江淹代表作,萧统的《文选》中全部收入。李善注日:“江之此制,非直学其体,而亦兼用其文。”这句话中的“体”是兼指题材、风格。“文”是语言文字。这首摹拟诗化用了《古诗》中的一些语句,熔铸得浑然一体。
  在其它拟作中《潘黄门述哀》中江淹化用了潘岳《悼亡诗》中的一些文字和其相关题材的赋中的意境中“青春速天机。素秋驰白日”一句受《悼亡诗》其三中“曜灵运天机,四节代迁逝”的影响。
  又如《陆平原·机宦》这首诗中也有好几处化用陆机的诗和赋得词语与意境。如“殂殁多拱木,宿草凌寒烟”这种造境,很明显受到陆机《怀士赋》“感亡景于存设,惋聩年于拱术”的等句子的影响。江淹在对诗句意境的巧妙运用的同时,也准确地把握了个体风格。如《杂体诗》中同样为山水游览方面的作品,也出现各自不同的特点。《殷东阳兴瞩》就显得比较平淡。《谢临川游山》和《谢法曹赠别》则体现出玄言味的轨迹。
  被钟嵘称为“华艳”、“儿女情多,风云气少”的张华的诗。在江淹的拟作《张司空华离情》这首诗中很符合张华这一特点。其诗开头两句“秋月映帘栊。悬光入丹墀”即从张华《情诗》“明月曜清景,咙光照玄墀”而来,“佳人抚鸣琴。清夜守空帷”二句也融合了张华诗中“北方有佳人,端坐鼓鸣琴,终晨抚管弦,日夕不成音”及“幽人守静夜,回身人空帷”等句。
  由于这三十首摹拟诗跟原作都很相似,迷惑了不少的名人大家,这种有趣的现象在文学史上屡见不鲜。例:《魏诗》卷七曹植名下的一首诗实为江淹《陈思王曹植赠友》开头两句:“君王礼英贤,不�千金璧。”以及中间的“从容冰井台,清池映华薄”两句。在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中还有几处误收的情况:把江淹的《颜特进侍宴》中“太微凝帝宇,瑶光正神县”两句归入颜延之名下,收在《宋书》卷五中。还有江淹的《谢临川游山》中的诗句“且泛桂水潮,映月游海�”,收《宋诗》归颜延之名下。江淹在拟作之前对所拟作者的创作风格应该有较深入的了解。
  江淹的摹拟之作不仅仅是模仿前人的创作手法还有他的体悟,他能从每个被摹拟的作者的切身的感受中去摹拟,这是比单纯的摹拟更高一层的创作。这也是江淹的《杂体诗三十首》能被后人这么推崇的一个重要原因。[2] 

杂体诗三十首名家点评

严羽沧浪诗话·诗评》说:“拟古推江文通最长。拟渊明似渊明,拟康乐似康乐,拟左思似左思,拟郭璞似郭璞。”
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·江醴陵集题辞》说:“文通《杂体三十首》,体貌前哲,欲兼关西、邺下、河外、江南,总制众善,兴会高远,而深厚不如,非其才绌,世限之也。”[3] 

杂体诗三十首作者简介

编辑
江淹(444—505),字文通,济阳考城(今河南兰考县)人。少年时孤苦贫穷,后来任中书侍郎,502年(天监元年)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,封临沮县伯,迁金紫光禄大夫,封醴陵侯。做官经历宋、齐、梁三代。少年时以文章著名,晚年才思减退,传说是因为他在梦中归还给郭璞五色笔,此后作诗,就没有佳句了,世称“江郎才尽”。他的诗善于刻画模拟,小赋遣词精工,尤以《别赋》《恨赋》脍炙人口。今有《江文通集》传世。[4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出版物 中国文学